阻火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火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费尔德斯坦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很具危险性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2:18 阅读: 来源:阻火包厂家

费尔德斯坦: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很具危险性

2008年以来,美联储实施了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大力度地刺激经济增长。尽管美国经济随着财政刺激、“再制造战略”等一系列措施的实施逐渐复苏,量化宽松政策的效果却并不显著。不仅如此,超量的货币供给可能给美国经济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费尔德斯坦近期连续撰文,就美联储如何平稳解套,以及美国的经济前景进行分析。

QE的逻辑  次贷危机后,《美国复兴与再投资法案》的通过,在短期有效地刺激经济复苏,但是随着相关政策工具的到期和财政赤字压力的加大,美联储成了唯一有能力采取刺激措施的机构。借助于大量发行长期国债来降低长期利率,并将短期利率保持在接近0的水平,这样就可以推高股市和房地产价格,进而增加家庭财富,消费者支出也会随之增加。  但仅仅试图通过采取这些措施,就想将经济拉回健康发展轨道是远远不够的。虽然家庭住宅的建设明显加速,但其基数较小,使得其对GDP增长贡献很有限。同时,近期消费总支出并非如预期般快速增长,消费增速实际在放缓。  各项因素叠加的后果就是,年化经济增长率不足2%(最近的估计认为,第三季度的年化增长率可以达到3.6%。但这明显高估了消费增长,因为近期一半的消费增长是由库存积累推动的),经济增长乏力使企业减少了劳动力雇佣。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失业率已经降至7%,但实际上这是因为很多没有找到工作的人不再寻找工作,而非企业增加了人员招聘。数据显示,现在私人部门雇佣的劳动力总量比6年前还少,恰恰说明了这个问题。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不仅没有起到预想中的经济刺激效果,反而使公司和个人承担了过量的风险。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推高了包括艾奥瓦州的农场和市场债券在内的所有东西的价格。银行大量向低偿付力的个人放贷,不动产持有者通过大量投资于不动产信托和其他高风险产品以谋求高回报率,这就是2007年9月发生的事。现在,如果风险一旦失控,情况也将和2007年金融危机一样,严重破坏经济稳定。  尽管美联储期望能逐渐缩减国债购买,但除非它愿意违背“将长期利率保持在非正常低位”的承诺,否则它仍将继续下去,虽然其很不情愿。  最优政策路径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很具危险性。事实上,如果奥巴马和国会能够通过一项着眼于长期经济发展的财政刺激计划的话,美联储大可不必采取危险举措。  2013年12月6日,民主党和共和党经过反复讨价还价,赶在议会休会前达成了共识:两党将尽力减弱财政紧缩对经济造成的不良影响,并尽量阻止新一轮的财政紧缩。但是,这项折中的交易显然不会达到长期财政刺激计划所能达到的效果,即提高雇佣率和提高个人可支配收入。  要想将美国经济拉回正常发展轨道,奥巴马政府需要和国会齐心协力,着手推动实施长达5年的财政刺激计划。该计划要求政府加大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投资力度,一旦成功实施,美国GDP增速将可能再次超过3%。  尽管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行动结束后,军队的地位较以前有所下降,但军队仍有更新和改善军事装备的潜在需求,类似的行为也可以扩大到州和地方政府。  长期财政刺激计划预计耗费1万亿美元。政府往往不愿意采取财政刺激计划,或者把资金投向个人转移支付这些低效领域,理由就是缺乏“准备就绪”的项目。其实这根本不能成为借口,应该花费一至两年的时间来研究和选择一些合适的项目,以使得财政刺激计划效果最大化。  但是,在政府收入不增长或政府支出不下降的时候就推出1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同样是不负责任的。如果那样做,金融市场会对政府赤字问题感到恐慌,从而降低私人消费,反而削弱了刺激计划的效力。  因此,这项计划的关键是把短期财政刺激计划和长期赤字削减计划结合起来。如此一来,政府债务对GDP的比例在这个十年结束时会开始下降。通过放慢社会医疗保险计划和限制补贴发放,完全可以把政府财政赤字对GDP比率缩小至2%,把政府债务对GDP比率拉回到金融危机爆发前的40%的平均水平,应该成为这届或下一届国会的目标。  不必过度担忧经济放缓  自2009年夏季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以来,美国的人均GDP增速仅为1.7%。但随着2012年提高税率政策的终止以及制造业的复苏,美国完全有机会摆脱增长乏力的困境,重回正常增长的轨道。  2014年,美国经济增长面临两大挑战:一是美联储在2013年6月曾宣称可能会在今年逐渐停止购买资产,这将导致长期利率上涨;二是美国政府财政赤字日益扩大,投资者和消费者对爆发赤字危机的疑虑日益加重。  但是,从更长期来观察美国经济,情况并没有那么悲观。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报告预测,美国的人均GDP增长将会从金融危机爆发前40年的年增长2.1%放缓至2023-2088年1.6%的水平。增速放缓主要与人口因素有关,美国出生率下降,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女性劳动参与率增速也同时放缓,这都将导致美国适龄劳动力短缺。1970-2010年,美国劳动力增速为1.6%;但CBO预测,在未来数十年,这个增速将仅有0.4%。  人们经常把人均GDP增速当成生活水平的重要参照物。人均GDP增速从2.1%放慢至1.6%,乍看起来,降幅还是很明显的,很多人担忧孩子未来的生活可能不如他们的父辈。但这种担忧实际是站不住脚的。假设人均GDP增速为1.6%,平均来说,在30年后,孩子们的实际人均收入会比他们的父辈高出60%。  当然,并非每个人都能收获到60%的实际收入增长。有些人在未来30年实际收入增长会超过60%,也有一些人实际收入增长不足60%。但哪怕一个人实际收入增长只有平均的一半水平,他的实际收入仍将比2014年高出30%。  真实的情况比我们上面讨论的还要好。尽管政府为准确计量人均GDP可谓倾尽全力,但两个问题的存在仍将使人均GDP的计量存在偏差,即商品或服务质量的提高以及新产品或服务的不断引入。这两个问题的存在,会使我们低估了生活水平的提高。  首先考虑下质量提升的问题。假设消费者在今年为同样的商品或服务支付了和去年同样的价格,但商品或服务的质量已经提高了。遗憾的是,政府的统计没法计量一顿美餐或一次高质量医疗服务给消费者带来的福利的提升。所以,只把目光盯着指标的字面意义,不可避免地会高估实际价格增长,低估消费者福利提升。  将新产品引入带来的影响考虑进来同样非常困难。我们周围的每个人都在使用手机、平板电脑,我们也知道这些产品的价格以及他们被计入GDP的价值。但假如一种新药物引入可以减轻病人痛苦并降低患心脏病的几率,却很难准确计入GDP。因此,人们实际福利水平的提高速度比官方数据揭示的要更快。以前如此,今后也会如此。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